嗨,欢迎来到本网站 请  |  免费注册
我的订单
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为中国7000万同志正名和服务的故事

浏览历史

为中国7000万同志正名和服务的故事
想你时的孤独 / 2017-03-15

80后互联网人,中国同性恋网站淡蓝网、同志社交软件blued创始人兼CEO,致力为同志人群提供健康宣传和公益服务并热衷艾滋病预防公益事业。

一、那抹飘扬的彩虹旗

大家好,我是耿乐,我带大家轻松一点,看一下小视频,大概有几秒钟的时间。

这就是前几天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张惠妹的个人演唱会当中的一个小环节,当阿妹唱到彩虹的时候,我们有一个Blued方阵有400个人,大家举起彩虹旗对她表示支持,为什么呢?因为她用她的歌声和她公众人物形象来告诉社会说她支持性少数人群,所以在这里我先给大家普及一下彩虹旗的意义。

在纳粹的时候,希特勒除了抓捕犹太人之外,还抓捕同性恋者,他们把抓捕来的同性恋者关到集中营里面,然后给他们身上戴一个小小的标志,是一个粉色的三角形,在集中营当中,所有戴粉色三角形的人士是最低等的,是最受歧视的,所以在那个时期一共死亡了大概有几十万个同性恋者,死在了纳粹集中营当中。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死去的同性恋者,为了告诉后人我们不要歧视跟自己不同性取向的人,所以制作了一个六色彩虹旗,来彰显这个社会的多元,所以给大家做一个普及。在我们人口当中有5%的人,他们的取向跟更多的人不太一样,我们叫他同性恋者或者叫他同志,他就在我们的身边。

所以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一个人到2000万的故事,来看看我年轻的时候,还挺帅的,左面是20多岁正太的时候,右面是我当警察的时候。我是19岁从警校毕业,直接分配到公安局工作。

在我毕业的那个时候,我发现我身边很多同学他们都已经找了女朋友,准备结婚了,但这个时候我发现我跟他们有点不一样,我怎么觉得我对一些女孩就没有兴趣呢?反而我觉得我们班的那些帅哥挺吸引我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去网上找,想给自己一个答案。

当时所有互联网上给我传达的信息说你叫同性恋者,你这是变态,你这是一种精神疾病,你需要治疗的,你要吃药,你要用厌恶疗法。所以当时我觉得我得病了,我觉得我要去看病,但是我不知道去哪儿看病,很害怕,也很纠结。

那个时候互联网上有一部特别有名的小说叫《北京故事》,就是大家看到的《蓝宇》这部电影的前身。我在网吧看到,看完这个小说我就一边看一边哭,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不止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有很多人跟自己是一样的。

二、从警察到“淡蓝色的回忆”

2000年的时候,我就做了中国最早的同性恋者的网站之一叫“淡蓝的回忆”。因为我的家乡就在海边,而我警校也在海边,所以我特别喜欢蓝色,所以就起了这样的名字。随着这个网站越做越大,就有很多很多网友到我的网站来围观,来观看,来留言。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网站做得更大一点,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我就找了一些小伙伴加入了我们的团队来做淡蓝网。

这是2006年的时候,我们最早的创始团队的几个人,那个时候我们特别地开心,我们有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就是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影响更多的人,不歧视他们身边的同性恋者,同时告诉那些跟自己一样的小伙伴们,他们要活得自信,他们跟其他人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我们特别穷,没有钱,我们就靠网友的资助,我们拿着很少很少微薄的收入来做这么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那时候我还继续在当警察,大家全职来做这些事。非常地辛苦,基本上是每天工作时间要超过12个小时,因为人很少,但是网友需要的服务却很多,只有一点点的信仰在支撑着我们来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2008年的时候,中国迎来了奥运会,那个时候有一个网友就给我发来了一个截,他说耿乐你快看,新华社报道了你们。我的英语也不太好,翻译过来原来大概的意思是新华社告诉全世界说你看中国是多么地多元,开放和包容,中国有同性恋者的酒吧,还有同性恋者的网站叫淡蓝网,还把我们的网址打了上去,说欢迎全世界不管是异性恋的朋友还是同性恋者的朋友,包括运动员和教练,放心地、开心地来中国观看奥运会。

所以我当时就想好开心,你看新华社都没有采访我们,就报道了我们。这是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契机或者说中国不断地开始接纳同性恋人群的一个信号呢?我们到北京也许能够把这件事做得更大,如果做不成,那我们再回来。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跟单位请了一个长假,我们当时一共是9个人。我们就租了几个大卡车,把我们的电脑、桌子就从秦皇岛浩浩荡荡地就搬到了北京。来北京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呢?北京的房租一个月就要五千,而秦皇岛房租一年才一万块钱。

而那个时候我们的网站基本上没有盈利的,都靠网友的捐助和少量的广告,就是这样子。我们把自己定位成一家NGO,定位成一家公益性的网站,我们并不以盈利为目的。所以我们就面临着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入不敷出。

所以没有办法,我们就在很远的地方,在天通苑附近租了三居室,我特意选择了一个离铁道很近的地方。因为我从小到达都生活在秦皇岛这个城市,没有离开过家,我们家也只有我一个孩子,我特别恋家,所以我就想我一定要找一个离铁道近的地方,因为每一列经过这里的火车都会经过秦皇岛,它可以捎去我对父母的思念。

三、“防艾”路上的点点滴滴

那个时候我们网站没有什么收入,还是仍然很迷茫,我们的出路在哪里?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他偷偷地告诉我说,耿乐,我感染艾滋病了,那个对我来说真的像晴天霹雳一样。

因为我一直觉得HIV是书本上的概念,一个疾病,它会离自己很远,但是此时此刻,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一个你特别好的朋友,你会觉得特别地难过,我很心疼他。所以那几天我的心情都很低落。

大概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相继就有第二个朋友、第三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感染了艾滋病,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样的疾病对男同性恋来说是有多么严重的影响,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

所以当时我就找到了我们办公地点所在地的昌平区的疾控中心,我跟他们说我是国内最大的同志网站,我想帮助政府做一些事情,我们是不是可以合作,来告诉男同性恋人群如何保护好他们自己。

疾控中心的领导一听说我来了,他们欢呼雀跃,非常地开心,他们说耿乐你来得太及时了,我们一直想做男同的艾滋病干预,但是苦于找不到他们,原来都在你这呢。所以我们就开始跟政府合作,做一些艾滋病防治的工作。

昌平区觉得我们做的事很好,就把我们推荐到北京市,我们就跟北京市疾控中心合作,北京市又觉得我们做得很好,又把我们推荐到了卫生部,之后我们又开始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又开始跟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很多很多的项目合作。

在这里关于艾滋病的东西我想多说几句,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种疾病只是同性恋的一种病,千万不要把同性恋跟艾滋病划上等号,我想告诉各位的是艾滋病是人类的疾病。

我一直想说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个疾病是因为他们性取向的问题,其实不是的,而是一种危险的性行为问题。如果我们告诉大家如何保护自己,那么艾滋病就不会发生在每一个身上。

所以我们就开始跟很多政府机构,跟很多媒体,很多明星来合作,让他们站出来告诉那些年轻人如何保护自己,艾滋病是什么?我们如何阳光地生活,同时我们也努力地去做倡导,让大家不歧视跟自己不同的人。不要把他们当成怪物,也不要另类地去看他们,因为他们同样地优秀,他们非常地nice,你要对他们友好,他们会对你更友好所以请大家珍惜你们身边这些同志的朋友,他们非常地棒。

我们在北京市设立了很多检测室,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告诉大家,到哪里可以去检测HIV,我们觉得每一次的检测其实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干预和教育,就是让大家尊重自己的健康,我们一起往前走。如果你找到自己的爱情的话,你也要珍惜你们的爱情,每个人都应该有责任感来维护自己的爱情,不要去欺骗任何异性恋者,走入异性恋的婚姻,要做你自己。

说到歧视,我还想多说几句,大家千万不要一以为这个社会只有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其实歧视无处不在,对社会底层的歧视,这个社会对老年人的歧视,对女性的歧视。所以你千万不要以为这个社会上只是因为性取向我们对他们有歧视,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成为歧视的受害者。

那么你被歧视的时候,你想一想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你开心吗?

所以我们就能够理解作为一个同性恋者,他们的心情,大家都活在柜子里,大家不敢告诉别人,同时还有一些感染者,艾滋病的感染者,他们遭受的歧视更深,他们去医院看病,医生都会以各种理由拒绝给他们治疗。他们找不到男朋友,他们无法结婚,他们无法去告诉别人自己的疾病,甚至他们有的时候找工作受到质疑,而丢掉工作,等等。所以这个社会有很多歧视,我们需要一起来对抗它,一起来解决它。

三、从克强总理的接见到母亲的眼泪,自己不再迷茫

因为我们一直做艾滋病的防治做得很有特色,做得还不错,所以在2012年11月26号的时候,我就接到通知说有领导要接见你,那个时候其实我不知道谁要见我,我是一个小人物,很卑微的。但是我看那些通知我的领导们,他们神色紧张,我就猜这一定是个大官。

在那天下午的时候,走到了卫生部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李克强总理要接见我,和其他的11个机构的负责人。总理说他要接见一下做艾滋病防治做得很好的一些民间机构的负责人,我被安排在了第一个跟总理握手,我就看长长的走廊,有一个老者和蔼地向我走来,他比电视上要瘦一些,走到我的面前,我特别地紧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就握着总理的手说,总理您好,我是做男男同志网站的,我们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艾滋病的防治。总理愣了一下,紧紧地握住我们的手说,你们辛苦了,你们做得很好。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才意识到,好温暖,原来我们做的事情这么有意义,可以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可以得到社会上更多人的认可。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家里慢慢地接受了我的身份,慢慢接受了我所从事的工作。

有一个故事是关于我跟家庭的故事,我之前一直没有勇气告诉我的父母我是谁,我是什么,我在做什么,一直在瞒着他们。直到有一天,在2012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在一个比较知名的门户网站,他们说要拍一些纪录片,11个男人的故事。但是没想到这个东西拍完之后,他们就放到了那个网站首页最重要的位置。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坏了,我所有的秘密都公之于众了。我第二天早晨就赶快回到了我们单位,进到公安局那一刻,我发现气氛有点不一样,有很多同事跟我以前关系非常地好,当我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搭理我,他们脸上有一种诡异的笑,这个时候我抬头看,有很多同事趴在窗户上偷偷看我,就像围观动物一样,我猜想他们一定想仔细看看同性恋者到底长什么样。那个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你的内心一定要坚强,一定不要被他们的歧视所打败,我就跟领导谈这件事要怎么办,领导说你惹祸了,说你看你是一个警察,又做一个同性恋的网站,是多么敏感的事情,你看全公安局的同事都在看你那个视频。他说你只能做一个选择,如果你想当警察,就要把你的淡蓝网关掉,如果你觉得淡蓝网是你的理想和信仰的话,那么你的警察就不能当了。所以当时我很难抉择,因为我穿警服穿了很久的时间我对警察这个职业有深深的感情,我的所有生活当中领导、同事、朋友、兄弟全是公安系统的。

但是当时我们在淡蓝网有一个同事,他告诉我说,老大如果你把网站关掉了,回去当警察,那我们怎么办呢?我们跟你这么多年,为了理想和信仰,大家想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你给你自己留了退路,那我们的退路在哪里呢?我觉得那句话对我有深深地打动,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我就跟家里说,我要辞职,我的父母是极力地反对,当然他们扭不过我,我还是给单位递交了辞职信。

有一次我在出差,是从昆明开会,马上要去丽江,马上要上飞机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报了一个平安,但这个时候我听我老妈那面的声音不太对,就感觉出了些什么事情,声音非常嘶哑,又很压抑,我又把电话打到另外的亲戚那里,他就说你的母亲查出来得癌症了,现在已经入院了。

那个时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辞职,原来我惹了这么大的祸给我的父母造成这么大的压力,所以当天晚上到丽江之后,喝了几瓶啤酒马上开始回到机场,凌晨买了机票就回到了北京,坐大巴回到了秦皇岛。到秦皇岛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记得特别清晰的那一个时刻,当我走入医院,看到长长走廊的时候,我觉得我对医院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我走到病房里,看到我的老妈在床上,我的母亲握着我的手,一直没有说话,但这个时候旁边一个病床的阿姨说儿子回来了,老妈的心也就放下了,在那一个时候,我母亲就流下了眼泪,紧紧地攥住我的手。我一直觉得我做的所有努力和所有的成绩其实都是为了向我的母亲说一声抱歉,向她说一声你的儿子其实是优秀的,请你接受他。所以总理的接见那一刻开始,我的老妈开始意识到说她的儿子真的很优秀,他的选择也许不是错的。

四、blued社交,科技开启同志新生活

在2012年年底的时候,当时中国刚刚有智能手机,我身边的朋友他们都开始用一些社交的软件,当时有一款美国的软件,大家都在使用,是英文的,是告诉你可以通过地理位置,找到离你最近的同性恋朋友,你们可以跟他聊天,可以跟他交朋友,但是不太好用,速度特别慢。

当时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个中国的给中国的同志朋友来使用的社交软件,让他们能够找到自己的爱情。所以这款软件我们就给它起名叫Blued,蓝色的。这款软件上线之后,特别受欢迎,用户增长得很快。我们就不断通过这个软件来做一些公益,来跟政府合作。

这个时刻有很多的投资人他们觉得这是非常非常棒的idea,他可以不只解决同志人群寻找情感需求的刚需,同时还有很大的商业价值。所以我们很快就拿到了天使人的投资,后来又拿到了A轮,又拿到了B轮,我们团队就不断地扩充。

这个时候我们当时团队就开始有32个人,那个时候开始有异性恋和一些女生的朋友加入我们团队,我经常跟我们团队那些异性恋的朋友说,你虽然是我们团队当中的少数,但是我们一点不歧视你们。

然后我们创业故事得到很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包括今天现场还有外国记者,还有新浪的其他一些部门的朋友在拍我们,其实就是想来关注这样一件事情,因为他特别有意思,从个人网站,后来到一家公司,从没有钱到拿了几千万的投资,一个同性恋的群体,他们在做一件什么样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那个时候社会当中就有很多大佬开始频繁跟我接触,他们愿意跟我合影,他们愿意跟我讨论同志经济、粉红经济它们价值所在。这是雷军老师,徐小平老师。

我一直向社会告诉大家说,我们中国到底有多少同性恋人群,他们有多么强大的消费力,我们一定要重视他们的存在,重视他们的价值,我们来看一看从社会服务的角度,从经济的角度,我们还有哪些东西没有给他 们提供完整的服务。

我们给它起名叫粉红经济,比如他们可以到国外去结婚,比如很多同志朋友愿意去旅游,比如他们还有社交的需求,等等。各种各样的需求,他们喜欢有自己的品牌,他们喜欢用自己的护肤品,他们要去健身,等等。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中国现在有14亿人,如果按5%来核算,有将近7千万的同性恋者,它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一个英国的国家人口的规模,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小视这个人群的存在。

去年的11月份,库克向全世界公布了他的同性恋身份,苹果公司的老板,其实鼓舞了很多同性恋的朋友。所以在他出柜的第二天,我们也向媒体公布了我们第三轮融资的规模——3000万美元,我们公司估值是3个亿美元。

前不久,好像美国全境的同性婚姻可以合法,那一个时刻,全世界的同性恋人群他们欢欣鼓舞。我们觉得在中国肯定有一天,我们也会迎来那样的日子,就是不管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你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或者是双性恋,大家都可以平等地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不会因为谁的性取向不同,而遭受别人的歧视和质疑。

这是我们现在的办公室,很大,有800多平米,我每次站在这个办公室楼下的时候,我就在想15年前我一个人躲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在做一个小小的个人网站,但是15年之后,我可以跟100多个同事在这么一个大的办公区,这么漂亮的办公区去做我们理想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努力和成绩。

前一阵路透社来采访我说,耿乐,我们的老板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让一家同志的公司生存和发展得这么好?我就告诉他说,中国真的是在进步,我相信会越变越好。

这是我们团队的照片,现在是103人,我们每年7月份都会带着大家从北京回秦皇岛去玩几天,因为那片海是我们淡蓝网起家的地方,他有我深深的感情,有我青春的故事,有淡蓝网的历史,我们是一个特别开心的团队,我们现在一百个人,我相信以后人数会越来越多,我们用户也会越来越多,我们现在Blued这款软件注册用户已经达到二千多万,其中有很多是海外用户。

我们今年有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要做国际市场,我们要出海,我们以前说要用科技的力量服务中国的同志,我们现在要说我们用科技的力量服务全世界的同志。

不管你在某一个角落,不管你的国家是什么样社会的制度,不管你是不是宗教性的国家,不管你在哪里是不是受到歧视,我们都希望给他勇气,给他信心,让他做得更好,让他做自己,让他活得更开心,因为我想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他都有平等生存的权利,我希望用我们的力量去影响他们。谢谢大家!


80后互联网人,中国同性恋网站淡蓝网、同志社交软件blued创始人兼CEO,致力为同志人群提供健康宣传和公益服务并热衷艾滋病预防公益事业。 查看文字稿

一、那抹飘扬的彩虹旗

大家好,我是耿乐,我带大家轻松一点,看一下小视频,大概有几秒钟的时间。

这就是前几天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张惠妹的个人演唱会当中的一个小环节,当阿妹唱到彩虹的时候,我们有一个Blued方阵有400个人,大家举起彩虹旗对她表示支持,为什么呢?因为她用她的歌声和她公众人物形象来告诉社会说她支持性少数人群,所以在这里我先给大家普及一下彩虹旗的意义。

在纳粹的时候,希特勒除了抓捕犹太人之外,还抓捕同性恋者,他们把抓捕来的同性恋者关到集中营里面,然后给他们身上戴一个小小的标志,是一个粉色的三角形,在集中营当中,所有戴粉色三角形的人士是最低等的,是最受歧视的,所以在那个时期一共死亡了大概有几十万个同性恋者,死在了纳粹集中营当中。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死去的同性恋者,为了告诉后人我们不要歧视跟自己不同性取向的人,所以制作了一个六色彩虹旗,来彰显这个社会的多元,所以给大家做一个普及。在我们人口当中有5%的人,他们的取向跟更多的人不太一样,我们叫他同性恋者或者叫他同志,他就在我们的身边。

所以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一个人到2000万的故事,来看看我年轻的时候,还挺帅的,左面是20多岁正太的时候,右面是我当警察的时候。我是19岁从警校毕业,直接分配到公安局工作。

在我毕业的那个时候,我发现我身边很多同学他们都已经找了女朋友,准备结婚了,但这个时候我发现我跟他们有点不一样,我怎么觉得我对一些女孩就没有兴趣呢?反而我觉得我们班的那些帅哥挺吸引我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去网上找,想给自己一个答案。

当时所有互联网上给我传达的信息说你叫同性恋者,你这是变态,你这是一种精神疾病,你需要治疗的,你要吃药,你要用厌恶疗法。所以当时我觉得我得病了,我觉得我要去看病,但是我不知道去哪儿看病,很害怕,也很纠结。

那个时候互联网上有一部特别有名的小说叫《北京故事》,就是大家看到的《蓝宇》这部电影的前身。我在网吧看到,看完这个小说我就一边看一边哭,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不止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有很多人跟自己是一样的。

二、从警察到“淡蓝色的回忆”

2000年的时候,我就做了中国最早的同性恋者的网站之一叫“淡蓝的回忆”。因为我的家乡就在海边,而我警校也在海边,所以我特别喜欢蓝色,所以就起了这样的名字。随着这个网站越做越大,就有很多很多网友到我的网站来围观,来观看,来留言。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网站做得更大一点,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我就找了一些小伙伴加入了我们的团队来做淡蓝网。

这是2006年的时候,我们最早的创始团队的几个人,那个时候我们特别地开心,我们有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就是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影响更多的人,不歧视他们身边的同性恋者,同时告诉那些跟自己一样的小伙伴们,他们要活得自信,他们跟其他人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我们特别穷,没有钱,我们就靠网友的资助,我们拿着很少很少微薄的收入来做这么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那时候我还继续在当警察,大家全职来做这些事。非常地辛苦,基本上是每天工作时间要超过12个小时,因为人很少,但是网友需要的服务却很多,只有一点点的信仰在支撑着我们来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2008年的时候,中国迎来了奥运会,那个时候有一个网友就给我发来了一个截,他说耿乐你快看,新华社报道了你们。我的英语也不太好,翻译过来原来大概的意思是新华社告诉全世界说你看中国是多么地多元,开放和包容,中国有同性恋者的酒吧,还有同性恋者的网站叫淡蓝网,还把我们的网址打了上去,说欢迎全世界不管是异性恋的朋友还是同性恋者的朋友,包括运动员和教练,放心地、开心地来中国观看奥运会。

所以我当时就想好开心,你看新华社都没有采访我们,就报道了我们。这是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契机或者说中国不断地开始接纳同性恋人群的一个信号呢?我们到北京也许能够把这件事做得更大,如果做不成,那我们再回来。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跟单位请了一个长假,我们当时一共是9个人。我们就租了几个大卡车,把我们的电脑、桌子就从秦皇岛浩浩荡荡地就搬到了北京。来北京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呢?北京的房租一个月就要五千,而秦皇岛房租一年才一万块钱。

而那个时候我们的网站基本上没有盈利的,都靠网友的捐助和少量的广告,就是这样子。我们把自己定位成一家NGO,定位成一家公益性的网站,我们并不以盈利为目的。所以我们就面临着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入不敷出。

所以没有办法,我们就在很远的地方,在天通苑附近租了三居室,我特意选择了一个离铁道很近的地方。因为我从小到达都生活在秦皇岛这个城市,没有离开过家,我们家也只有我一个孩子,我特别恋家,所以我就想我一定要找一个离铁道近的地方,因为每一列经过这里的火车都会经过秦皇岛,它可以捎去我对父母的思念。

三、“防艾”路上的点点滴滴

那个时候我们网站没有什么收入,还是仍然很迷茫,我们的出路在哪里?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他偷偷地告诉我说,耿乐,我感染艾滋病了,那个对我来说真的像晴天霹雳一样。

因为我一直觉得HIV是书本上的概念,一个疾病,它会离自己很远,但是此时此刻,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一个你特别好的朋友,你会觉得特别地难过,我很心疼他。所以那几天我的心情都很低落。

大概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相继就有第二个朋友、第三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感染了艾滋病,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样的疾病对男同性恋来说是有多么严重的影响,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

所以当时我就找到了我们办公地点所在地的昌平区的疾控中心,我跟他们说我是国内最大的同志网站,我想帮助政府做一些事情,我们是不是可以合作,来告诉男同性恋人群如何保护好他们自己。

疾控中心的领导一听说我来了,他们欢呼雀跃,非常地开心,他们说耿乐你来得太及时了,我们一直想做男同的艾滋病干预,但是苦于找不到他们,原来都在你这呢。所以我们就开始跟政府合作,做一些艾滋病防治的工作。

昌平区觉得我们做的事很好,就把我们推荐到北京市,我们就跟北京市疾控中心合作,北京市又觉得我们做得很好,又把我们推荐到了卫生部,之后我们又开始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又开始跟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很多很多的项目合作。

在这里关于艾滋病的东西我想多说几句,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种疾病只是同性恋的一种病,千万不要把同性恋跟艾滋病划上等号,我想告诉各位的是艾滋病是人类的疾病。

我一直想说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个疾病是因为他们性取向的问题,其实不是的,而是一种危险的性行为问题。如果我们告诉大家如何保护自己,那么艾滋病就不会发生在每一个身上。

所以我们就开始跟很多政府机构,跟很多媒体,很多明星来合作,让他们站出来告诉那些年轻人如何保护自己,艾滋病是什么?我们如何阳光地生活,同时我们也努力地去做倡导,让大家不歧视跟自己不同的人。不要把他们当成怪物,也不要另类地去看他们,因为他们同样地优秀,他们非常地nice,你要对他们友好,他们会对你更友好所以请大家珍惜你们身边这些同志的朋友,他们非常地棒。

我们在北京市设立了很多检测室,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告诉大家,到哪里可以去检测HIV,我们觉得每一次的检测其实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干预和教育,就是让大家尊重自己的健康,我们一起往前走。如果你找到自己的爱情的话,你也要珍惜你们的爱情,每个人都应该有责任感来维护自己的爱情,不要去欺骗任何异性恋者,走入异性恋的婚姻,要做你自己。

说到歧视,我还想多说几句,大家千万不要一以为这个社会只有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其实歧视无处不在,对社会底层的歧视,这个社会对老年人的歧视,对女性的歧视。所以你千万不要以为这个社会上只是因为性取向我们对他们有歧视,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成为歧视的受害者。

那么你被歧视的时候,你想一想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你开心吗?

所以我们就能够理解作为一个同性恋者,他们的心情,大家都活在柜子里,大家不敢告诉别人,同时还有一些感染者,艾滋病的感染者,他们遭受的歧视更深,他们去医院看病,医生都会以各种理由拒绝给他们治疗。他们找不到男朋友,他们无法结婚,他们无法去告诉别人自己的疾病,甚至他们有的时候找工作受到质疑,而丢掉工作,等等。所以这个社会有很多歧视,我们需要一起来对抗它,一起来解决它。

三、从克强总理的接见到母亲的眼泪,自己不再迷茫

因为我们一直做艾滋病的防治做得很有特色,做得还不错,所以在2012年11月26号的时候,我就接到通知说有领导要接见你,那个时候其实我不知道谁要见我,我是一个小人物,很卑微的。但是我看那些通知我的领导们,他们神色紧张,我就猜这一定是个大官。

在那天下午的时候,走到了卫生部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李克强总理要接见我,和其他的11个机构的负责人。总理说他要接见一下做艾滋病防治做得很好的一些民间机构的负责人,我被安排在了第一个跟总理握手,我就看长长的走廊,有一个老者和蔼地向我走来,他比电视上要瘦一些,走到我的面前,我特别地紧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就握着总理的手说,总理您好,我是做男男同志网站的,我们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艾滋病的防治。总理愣了一下,紧紧地握住我们的手说,你们辛苦了,你们做得很好。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才意识到,好温暖,原来我们做的事情这么有意义,可以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可以得到社会上更多人的认可。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家里慢慢地接受了我的身份,慢慢接受了我所从事的工作。

有一个故事是关于我跟家庭的故事,我之前一直没有勇气告诉我的父母我是谁,我是什么,我在做什么,一直在瞒着他们。直到有一天,在2012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在一个比较知名的门户网站,他们说要拍一些纪录片,11个男人的故事。但是没想到这个东西拍完之后,他们就放到了那个网站首页最重要的位置。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坏了,我所有的秘密都公之于众了。我第二天早晨就赶快回到了我们单位,进到公安局那一刻,我发现气氛有点不一样,有很多同事跟我以前关系非常地好,当我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搭理我,他们脸上有一种诡异的笑,这个时候我抬头看,有很多同事趴在窗户上偷偷看我,就像围观动物一样,我猜想他们一定想仔细看看同性恋者到底长什么样。那个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你的内心一定要坚强,一定不要被他们的歧视所打败,我就跟领导谈这件事要怎么办,领导说你惹祸了,说你看你是一个警察,又做一个同性恋的网站,是多么敏感的事情,你看全公安局的同事都在看你那个视频。他说你只能做一个选择,如果你想当警察,就要把你的淡蓝网关掉,如果你觉得淡蓝网是你的理想和信仰的话,那么你的警察就不能当了。所以当时我很难抉择,因为我穿警服穿了很久的时间我对警察这个职业有深深的感情,我的所有生活当中领导、同事、朋友、兄弟全是公安系统的。

但是当时我们在淡蓝网有一个同事,他告诉我说,老大如果你把网站关掉了,回去当警察,那我们怎么办呢?我们跟你这么多年,为了理想和信仰,大家想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你给你自己留了退路,那我们的退路在哪里呢?我觉得那句话对我有深深地打动,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我就跟家里说,我要辞职,我的父母是极力地反对,当然他们扭不过我,我还是给单位递交了辞职信。

有一次我在出差,是从昆明开会,马上要去丽江,马上要上飞机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报了一个平安,但这个时候我听我老妈那面的声音不太对,就感觉出了些什么事情,声音非常嘶哑,又很压抑,我又把电话打到另外的亲戚那里,他就说你的母亲查出来得癌症了,现在已经入院了。

那个时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辞职,原来我惹了这么大的祸给我的父母造成这么大的压力,所以当天晚上到丽江之后,喝了几瓶啤酒马上开始回到机场,凌晨买了机票就回到了北京,坐大巴回到了秦皇岛。到秦皇岛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记得特别清晰的那一个时刻,当我走入医院,看到长长走廊的时候,我觉得我对医院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我走到病房里,看到我的老妈在床上,我的母亲握着我的手,一直没有说话,但这个时候旁边一个病床的阿姨说儿子回来了,老妈的心也就放下了,在那一个时候,我母亲就流下了眼泪,紧紧地攥住我的手。我一直觉得我做的所有努力和所有的成绩其实都是为了向我的母亲说一声抱歉,向她说一声你的儿子其实是优秀的,请你接受他。所以总理的接见那一刻开始,我的老妈开始意识到说她的儿子真的很优秀,他的选择也许不是错的。

四、blued社交,科技开启同志新生活

在2012年年底的时候,当时中国刚刚有智能手机,我身边的朋友他们都开始用一些社交的软件,当时有一款美国的软件,大家都在使用,是英文的,是告诉你可以通过地理位置,找到离你最近的同性恋朋友,你们可以跟他聊天,可以跟他交朋友,但是不太好用,速度特别慢。

当时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个中国的给中国的同志朋友来使用的社交软件,让他们能够找到自己的爱情。所以这款软件我们就给它起名叫Blued,蓝色的。这款软件上线之后,特别受欢迎,用户增长得很快。我们就不断通过这个软件来做一些公益,来跟政府合作。

这个时刻有很多的投资人他们觉得这是非常非常棒的idea,他可以不只解决同志人群寻找情感需求的刚需,同时还有很大的商业价值。所以我们很快就拿到了天使人的投资,后来又拿到了A轮,又拿到了B轮,我们团队就不断地扩充。

这个时候我们当时团队就开始有32个人,那个时候开始有异性恋和一些女生的朋友加入我们团队,我经常跟我们团队那些异性恋的朋友说,你虽然是我们团队当中的少数,但是我们一点不歧视你们。

然后我们创业故事得到很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包括今天现场还有外国记者,还有新浪的其他一些部门的朋友在拍我们,其实就是想来关注这样一件事情,因为他特别有意思,从个人网站,后来到一家公司,从没有钱到拿了几千万的投资,一个同性恋的群体,他们在做一件什么样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那个时候社会当中就有很多大佬开始频繁跟我接触,他们愿意跟我合影,他们愿意跟我讨论同志经济、粉红经济它们价值所在。这是雷军老师,徐小平老师。

我一直向社会告诉大家说,我们中国到底有多少同性恋人群,他们有多么强大的消费力,我们一定要重视他们的存在,重视他们的价值,我们来看一看从社会服务的角度,从经济的角度,我们还有哪些东西没有给他 们提供完整的服务。

我们给它起名叫粉红经济,比如他们可以到国外去结婚,比如很多同志朋友愿意去旅游,比如他们还有社交的需求,等等。各种各样的需求,他们喜欢有自己的品牌,他们喜欢用自己的护肤品,他们要去健身,等等。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中国现在有14亿人,如果按5%来核算,有将近7千万的同性恋者,它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一个英国的国家人口的规模,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小视这个人群的存在。

去年的11月份,库克向全世界公布了他的同性恋身份,苹果公司的老板,其实鼓舞了很多同性恋的朋友。所以在他出柜的第二天,我们也向媒体公布了我们第三轮融资的规模——3000万美元,我们公司估值是3个亿美元。

前不久,好像美国全境的同性婚姻可以合法,那一个时刻,全世界的同性恋人群他们欢欣鼓舞。我们觉得在中国肯定有一天,我们也会迎来那样的日子,就是不管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你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或者是双性恋,大家都可以平等地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不会因为谁的性取向不同,而遭受别人的歧视和质疑。

这是我们现在的办公室,很大,有800多平米,我每次站在这个办公室楼下的时候,我就在想15年前我一个人躲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在做一个小小的个人网站,但是15年之后,我可以跟100多个同事在这么一个大的办公区,这么漂亮的办公区去做我们理想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努力和成绩。

前一阵路透社来采访我说,耿乐,我们的老板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让一家同志的公司生存和发展得这么好?我就告诉他说,中国真的是在进步,我相信会越变越好。

这是我们团队的照片,现在是103人,我们每年7月份都会带着大家从北京回秦皇岛去玩几天,因为那片海是我们淡蓝网起家的地方,他有我深深的感情,有我青春的故事,有淡蓝网的历史,我们是一个特别开心的团队,我们现在一百个人,我相信以后人数会越来越多,我们用户也会越来越多,我们现在Blued这款软件注册用户已经达到二千多万,其中有很多是海外用户。

我们今年有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要做国际市场,我们要出海,我们以前说要用科技的力量服务中国的同志,我们现在要说我们用科技的力量服务全世界的同志。

不管你在某一个角落,不管你的国家是什么样社会的制度,不管你是不是宗教性的国家,不管你在哪里是不是受到歧视,我们都希望给他勇气,给他信心,让他做得更好,让他做自己,让他活得更开心,因为我想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他都有平等生存的权利,我希望用我们的力量去影响他们。谢谢大家!


我们有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就是希望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影响更多的人,不歧视他们身边的同性恋者,同时告诉那些跟自己一样的小伙伴们,他们要活得自信,他们跟其他人是一样的。
用户协议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 售后服务于保修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