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欢迎来到本网站 请  |  免费注册
我的订单
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易经》隐藏了中国人的什么秘密?

浏览历史

《易经》隐藏了中国人的什么秘密?
想你时的孤独 / 2017-03-15

诗人思想家、学者、自由作家。《易经》研究专家,多次入选年度华人百名公共知识分子,被称为“当代中国最富有思想冲击力、最具有历史使命感和知识分子气质的思想者之一”。


余世存:大家好,今天下午很有幸跟大家分享我这几年的读书心得,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易经与中国人的时空观。说到世界,大家都知道今年网上有一个很流行的一句话,叫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从这句话可以看得出来大家对世界是非常有向往之情的,所以都要去看世界。而且前几年,我们都知道中国社会有一个很流行的一句话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为什么世界这么让我们心向往之,让我们这么急于想追慕这个东西,想获得它的承认,想成为世界的。当我们说一个人,这个人  他不是世界性的,那么我们可能会明白这个人他是地域的,是局部的,甚至是非常有限的,他不是世界性的,所以世界对我们构成莫大的魅力甚至是诱惑,让我们一生去追逐他,让我们不仅仅成为世界的一个部分,而且要成为世界本身。我觉得这是东西方文明共有的特征,要让自己,要让生命个体成为世界性的,所以我们说在目前这样一个社会里面,包括中国的改革开放,它其实都是要使自己的民族,使自己的国家,使自己的人民成为具有世界性的。

说到世界,我还想到一个故事,就是前几天,我遇到一个青年作家,是我们湖北恩施地区的青年作家,他见到我,很开心地跟我说,说他高中的时候,读到了我一篇文章,从那个时候他觉得还是可以离开恩施那个大山,到世界上去看看,没有读到我那篇文章之前,他就觉得在恩施那个地方,可以安逸地去渡过一生,但是因为读到一篇文章,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魅力的,还是需要去寻找的,这其实是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当然我们从刚才的故事当中,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并不是全面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经常说,要去看世界,我们其实是把世界限定在地理空间层面,我们要说去看世界,是指我们有没有出国旅行,有没有去过美国,有没有去过新西兰,我们把这个当世界了。就像中国人,有的人说我这辈子还没到过北京,所以我一定到北京,如果你们坐火车,你们会经常看到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第一次到北京那种人的兴奋劲,他认为进入了世界的中心,这其实是把世界狭隘化了,当做地理空间名词,但世界上世界不仅仅是地理空间名词,它更重要的第一个是其实是指时间,后面的界才指得的是空间,所以关于世界,我们跟世界的距离其实就是我们跟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我们有没有这种距离,假如说我们的距离很大的话,那也很麻烦了,比如说有的老北京人,他一辈子是没有出过胡同,没有出过北京的胡同,我们肯定不能说北京的老大爷他是具备世界眼光的人,因为他的生活太局部了,就是在对空间而言,他是一个局部性的存在,那么对于时间长河而言,比如我们今年是2015年10月17号,这是一个有限的存在,这是一个时间尺度,我们还有过去,还有未来,我们只有拥有全部的时间和空间,我们才能成为世界性的。但是很有意思,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让大家想到怎么立刻成为世界性的,就是大家把眼睛闭上,你马上就知道自己是世界。所以每个人,东西方的文化都要求人去入境,入境就是你要闭目养神,当你把眼睛闭上的时候,你就发现你成为全部的时间和空间,所以东西方的高僧大德,他要讲禅定讲禅修,因为他在禅修禅定状态中,他成为世界性。这不仅仅是我们说的修行人,像儒家文化,它其实也是如此。

宋代的一个大儒叫陆象山,他说过一句话,他说“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这样又涉及一个名词叫“宇宙”,宇宙它其实是世界的另外一个代名词,也就是说什么叫世界?我的心就是世界,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所以你只要认真地观察自己的内心,就像苏格拉底说的,认识你自己,你就成为世界性的,这是一个世界。世界在中国人词汇里还等同于天下,所以《道德经》还讲过一句话,不出户知天下,中国传统人还讲了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也就是说一个不出门的人仍然可以成为世界性的,仍然具有世界眼光,这是中国文化对世界的精到的理解,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这才是我们中国文化,我认为一个最深刻的地方,而不是说我们一谈到中国文化就是孔孟之道,就是四书五经,就是去倡导国学,那个其实在这个时代,在某种意义上,那个相当于是洗脑,而我们都知道在发达国家,强迫孩子去洗脑,是犯法的事情,你不能强迫自己的孩子去选择某种宗教信仰,你应该教给他自己,这应该也是我们对中国文化最善意的理解,而不是说把中国文化局限在孔孟之道上。

在这个意义上,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易经与中国人时空观,是想给大家提示另外一种中国文化,这可能才是我们真正的中国文化,为什么呢?因为孔孟之道,大家都知道它最多只有2500年的历史,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国文化,中国文明有五六千年的历史,所以如果仅仅把孔孟之道当做中国文化的话,你相当于把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明拦腰斩断了一半,那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或者不是全部的中国文化,那只是有限的,我们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是真正的中国文化他对世界的理解,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比如说这张,虽然你们很多人看到这张,无动于衷,甚至有人看到这张,还认为它是落后的,封建糟粕,是那种东西,是一种很落后的东西。

。 

(1)这个在故宫里面你们可能都看到过,这在古代叫日晷,这就是测定时间的,你们不要看作这个像很落后的东西,但是你们要想到在我们四五千年前,甚至在没有广播,没有手表,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的时候,比如说农村的某些地方,如果你不知道时间的话,那很麻烦,但是如果有这个东西或者你会运用这个东西,你就会知道时间,这个叫日晷。我们看着很落后,但是我们要打开,再看到另一页,你就看到它其实很科学的。(2)它有标准时,等于日晷时加修正值,你看到这个东西,你就自然知道,如果用现代数学化管理,现在可能是下午四点一刻,但是如果你按这个里面来看的话,可能是下午酉时一刻,这其实是中国人对时间的测定。当然我们推得更早的话,比如说在三四千年前,我们没有工具,甚至没有铁器,当然更没有现在的广播、手表、手机,没有这些东西,我们怎么知道时间?中国人用的办法就是“立竿见影”,这是一个成语,(3)但是这个成语很有意思,就是竖一根杆子,我们就能看到太阳的影子,用这个东西来测定时间,而且我们能测定出一年究竟有多少天,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比如说我们竖了一根杆子,今天测了一根阴线,这个阴线的长度是多少,我们画下来,明天我们又测了一根阴线,这样的话,我们从阴线最长的时间,你们知不知道阴线最长的时间是哪一天?冬至,太阳到了南回归线的时候,它照到北半球的那根阴线是最长的,这根阴线是冬至,从最长的一根线到下一个最长的线,也就是一个冬至到下一个冬至这个区间的刻度大概有366或者364,最后中国人精确到365.25,这是一年的时间。这是中国人测定的,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但是很有意思,你们可以看得出来,中国的太极就是这么来的。

我们通过一个很笨的办法,把时间测定出来,但是后来的人们反而把它妖魔化,竖一根杆子测太阳的阴线,这个形象化的字是什么字?占卜的卜字,但是从孔夫子以来的中国那些士大夫,中国的精英阶层基本都把占卜的卜妖魔化了,甚至污名化了,他们认为占卜就是拿着乌龟壳,拿着牛的骨头钻一钻或者用火烧一烧,看上面的裂纹,看对自己好不好,有没有吉,有没有凶,这是占卜的卜。当然我们说中国过去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时代,但是从中国文化的角度,中国文化之所以能够延续五六千年,就在于它既是经验的,也是科学的,就是因为占卜它是非常符合我们说的事实,符合自然的逻辑,也就是说占卜的卜它不是在那瞎算,而是在那精确地预算我们的时间。这是占卜的卜字。

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测定时间之后,我们在这个方式当中,还发现了很多道理,比如说我们把一年从上一个冬至到下一个冬至中间,我们开始要划分了,划分成什么样子,就是这个,当诸位在一个深山老林里迷了路,也迷失了方位,也迷失了时间的时候,你通过刚才占卜的方式你能测定时间,而且你如果在那生活三年,五年,十年的时候,你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精确地计算出你的时间,而且这个时间是跟文明社会的时间是一样的,这其实是中国文化很有意思的地方。我们说不知道时间的时候,中国文化把它叫无极,本无极出现了,比如365天出现了,我们就叫太极,太极就是太阳回归年,比如太阳从北回归线到南回归线,再到北回归线,这么一个回归年,我们把它叫太极,这就是365天,太极要分两仪,就是上半年下半年,中国人又用了一个很简便的办法,因为我们上半年觉得气温是越来越高,所以我们用一根线来代表它,下半年是气温越来越低,我们就用两根小短横来代替它,所以叫阳爻和阴爻,这就是阴阳两仪,我们继续划分,就是两仪要生四象,就是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就是我们说的春夏秋冬,就是我们说的冬至夏至,还有春分秋分,四大节气,这就是四象,还有四象要生八卦,八卦就是中国的八卦,这八卦还是用阴阳符号来讲的话,就是全部是阴阳符号,你们也可以看到这里面有,但是这八卦,中国人给它有一个形象的命名,从冬至到立春是震雷卦,从立春到春分是离火卦,从春分到立夏是兑卦,从立夏到夏至是乾卦,后面是巽风卦,坎水卦、艮山卦和坤卦,这是中国的大八卦,这个大八卦就把一年分成了8份,8份其实在24节气里正好是占中间的8节,就是老百姓经常讲的一年是四时八节。

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其实中国的易经或者这套测定时间和空间的方式,它诞生了中国文化,(4)这个坎是水的意思,把坎的阴阳符号立起来,就是水字,火字也是,你看它两个长横,中间是一个阴爻,我们把它立起来就是火字,这是水火卦,我们中国的文字有一大部分是来自于易经的八卦,这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所以有的专家曾经想做这样的努力,想把中国的上万个文字,想用八卦的类别来分,分成刚才说的水卦,做成字根的字,火卦做成字根的字,还有坤卦做成字根的字,这可以找很多,大概有几千个例子。当然还有很多,我经常跟大家讲的需要的需,它其实也是从易经的卦象里来的,需卦是5月中旬的时空,那个时候农作物是需要雨水来补给,所以那个时候农民是需要等着天上降雨,所以雨在天上叫水天需,也就是雨水在天上,这个形象其实就是需要的需,你们看到需字上面是一个雨水的雨,下面是一个而字,“而”字是一个变形,是三横乾天卦的变形,变形成一个而字,这是需要的需。还可以给大家举个例子,过几天就是蹇卦时空,蹇卦时空很有意思,叫水山蹇,就是水在上面,就不是在用雨来表示,而是用寒冷的寒在表示,它在春秋季节了,山字用足,用脚步来表示,上面一个寒字,下面一个足,这是蹇卦(音),所以你们一看这个字,就知道水山蹇卦不是很好的卦,它表明人行走很困难,表明人走步寸步难行,所以这个蹇卦,当然我们也可以说这个蹇卦出生的人可能是劳碌命,这其实也是很有意思,中国人把时间、空间跟人的生命状态是打通了,。

当然这不仅是中国深的特征,我后来查过,如果你们看我的《大时间》那本书也可以看得出来,简卦出生的人,他在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一个什么日子里,在世界骨质疏松人,也就是简卦出生的人,会有关节骨质疏松的问题,这是题外话。

我只是想跟大家报告一下,时间、空间,了解时间和空间,对我们个人有什么样的帮助,它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我们古人会说不出户知天下或者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是因为他它把时间和空间放在自己身上来了,放在自己内心里面来,这样的话,它自己就拥有全部的时间和空间,他自然知道时间空间有什么样的遇合。比如我们中国人讲算命,一般讲吉和凶,这个吉和凶一般人会很嘲笑,但是如果我们从经验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的话,它其实非常有道理,比如在春天的时候,我们如果往北方走,肯定是不太好的,因为春天的时候,北方它还是冰天雪地,还有残冬残雪,这个时候对你的生活,对你的工作都有不好的地方,所以在春天人的出行,北方就是一个不吉利的方位,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那么在南方怎么办呢?到了夏天,可能也不是很好,南方到了夏天,它就是一个酷热阶段,所以中国人把夏天特别是把南方的夏天叫苦夏,他是认为很苦的。对于南方人来讲,夏天也是不太好的,这是时间和空间吉凶好坏,这是一个大的概念。但世界上这个大的时空概念其实是也能够影响我们自己的小小的时空,千万不要看着我们人是自由的,我们人跟时间、空间没有联系,我经常开玩笑说,了解中国文化就知道每个人的生命存在都跟时间、空间有最深刻的联系,其实现代的那些理工男,包括那些搞网络的人,他们懂得多维时空的人,懂得高维时空的人,看易经特别有感悟,特别能够了解。就是因为我们虽然处在当下三维时空里面,但是其实还有多维时空跟我们在发生碰撞,在交流。。

所以你们要看到为什么在大城市那些得抑郁症的人,得烦燥症的人会很多,是因为他的时空错位,他处于的时间,或者他身置的空间,他住的地方可能对他不一定合适。他如果在农村,比如在中国传统农耕文化里,他如果知道这个时空方位的话,他马上能够理解,哪个方位对我比较好,哪个时间段出行对我比较吉利,那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很可惜,因为我们忘掉了中国文化的基础,所以我们对时间和空间已经失掉了感觉。

我刚才讲的用卜算的方式,占卜是精确的计算,在计算时间,其实还可以得一个证据,东西方文化在几千年前都在这么做,这个东西,(6)大家看到这个东西其实是4700年前山西陶寺的一个遗址,现在被称为陶寺观象台,当然这是一个复原的东西。你们看到复原这个东西,(7)大概有11道缝,也就是说太阳每走一个月,它会从一个缝里面,非常笔直地射出光来,这其实是中国人在测时间,我们从这个例子还可以发现中国文化很多东西,比如中国的中字就这么来的,它其实也是对时间的测定,它有这层含义。我们看到这道缝里放出光来,这很有意思,你们可能不知道中国的尧舜禹汤,还有文王周公,这是中国三王五帝很有名的胜者,我们从这个例子当中可以了解,不一定存在这些具体的人,比如说尧,陶寺的观象台其实是尧帝那个时代的,但是尧帝有一个字号叫放勋,就是放出光芒,我们可以看出尧帝部落是测定时间一个很优秀的部落,我们现在可以看出中国的《尚书》里面,尧帝那个时代已经测定一年是366天,当然这个不太精确,但是他已经测定出来一年是366天了。这是东方测定时间留下来的遗址。

这是西方的,4100年前,英国的索尔斯伯里(音)的一个巨石阵,这个巨石阵,大家以前根本不了解这个巨石阵是干嘛的,而且每块石头都重达50吨以上,而且都不知道古人怎么堆上去的,到了上个世纪终于有人破译巨石阵的用途,他们也是用来测定时间的。那个我没有放上来,大概是冬至的时候,太阳光好像从巨石阵的中间有一道笔直的缝一直射过去,正好把那道缝添满,这类例子非常多,包括玛雅文化,玛雅文化还有一个是什么?是一个陡形的,就是从一个高台上到下来,是一条蛇的形象,好像只有到了特定的日子,我忘了是冬至还是夏至那一天黄昏时候,当太阳光打在高台的时候,那条蛇就披上了金黄的色彩,就像金蛇一样,古人的智慧很有意思。

这个是根据我的书《大时间》拟定的中国人过去的挂历,(9)刚才我讲了我们对古人有很多的不切实际的想象,比如占卜的卜字,比如八卦的卦字,64卦的卦字,卦字其实也是一个精确的计算,卦字右边是一个卜,左边是两个土,两个土叫土晷,过去叫土圭尺,也就是把尺子放在地面上,竖根杆子来测太阳的阴线,我们可以量出阴线的长短,这个才是卦,而且中国人的挂历其实不是我们现在用的挂历,应该是八卦的卦,是卦历,我这个大时间挂历是64卦的小时空都在上面,冬至之后,其实就是复卦,复字就是太阳又回来了,复字中间有一个日,每到这个时候日光又回来了,这是复的意思,复有很多词汇,其中有一个重要的词汇叫光复,太阳光复回来了,太阳光从南回归线回到北半球,这是复卦,复卦之后就是颐卦,颐卦就是元旦前后几天的那个时空,如果我们给人算卦的话很容易算类似这样的卦,如果你的朋友,你给他打卦打出颐字的话,可以断定可能明天中午或者后天中午有人请你吃饭,这是很精准的一个判断,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个概率事件,这个概率事件很有意思,为什么呢?因为颐卦在复卦之后,中国人讲冬至大于年,所以冬至之后是要庆祝的,庆祝的期间,中国人是要请客吃饭,而且复卦有一句话叫出入无疾,朋来无咎,这个时候在复卦之后,冬至之后你看朋友圈都在提醒你,这个时候要注意养生,出入无疾,不要得病,也不要走路太快,出入无疾,朋来无咎,朋就是货币,红包,这个时候别人送你红包,你不算受贿。到现在为止,中国人从冬至开始到春节这段时间,给大家互相送礼都是心安理得地拿在手里,他们平时你送红包,他肯定说这个人是不是要给我行贿或者贿赂我,或者找我有事,这个时候不敢拿红包。但是我们可以看出从复卦这个例子看出,几千年来中国人都是如此生活的,因为我们要庆祝,所以我们在颐卦的时候,会大吃大喝,就是元旦前后大家都会有吃喝的机会,所以颐卦是提醒你要注意养生,要颐养天年。占到颐卦的人,你可以判定他会有口福,最近期间会有口福,这是我们说的中国人对时空的理解。

但是这个东西它有什么意义?除了我的《大时间》给大家贡献了这么一幅挂历之外,中国人的时空观还有什么意义没有?就是我今天特别想跟大家分享的最后一个内容,我们跟世界的距离是怎么产生的?我们怎么才能拉近我们跟世界的距离,或者我们怎么才能成为世界性的。这个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了,这个很有意思,这个就是中国的太极,(11)但是很可惜很多中国人不了解太极是怎么来的,你们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太极是把二十四节气太阳的阴线都放在一张原上了,这张原它不仅仅是一个空间途径,它其实还是时间象,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中国人用太极来表明了一个时空,五这个东西大概只有现代物理学才能够理解它的高妙之处,因为现代物理学如果用哈勃望远镜拍宇宙的象的话,我们以为那是空间,错了,那里面也是时间,因为他拍了宇宙某个星团那个星座,它其实还是再一个运动状态里边,所以我们说现代物理学跟中国的易经是可通的,可以对话做交流的,一张平面纸上,中国人已经放入了时间,放入了一种运动状态,这个运动状态,我们说这个时空其实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与世界的距离,其实就看我们是否在这张上,能够同情地理解全部的途径。 

这个四象结构就是我跟很多朋友讲过,它其实构成了我们时空最坚实的基础,也就是我们很多人可能把世界一分为二,比如你把时空分成时间和空间,还有一分为三的,比如说印度文化,比如说中国的南方,比如说云南、贵州那带,把时间,把一年分成三部分,印度文化把一个白天分成三部分,还有一分为五,但是对于东西方文明来讲,或者对人类的经验来讲,可能最适度的分法是一分为四,就是我们说的东南西北和春夏秋冬,这是我们关于中国人的时空观,这个时空观特别有意思,它其实在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建筑里面都能体现,比如说一个城市的布局,我们在北京,我们都知道北京其实有四个坛特别重要,现在它跟我们没有关系了,它已经成为我们连背景都不是,但是在王朝时代,在古典中国时代,这四个坛特别重要,就是南边的天坛,崇文门附近的天坛,安定门附近的地坛,还有阜成门附近的月坛,建国门附近的日坛,天地日月四坛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一个时空景布局在那,这其实就是中国人的时空观。

为什么要提到这个概念,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怎么跟这些发生关系呢?我们刚才讲了我们把眼睛闭上就是全部的时空,我们把眼睛睁开就是局部的存在,我们就是有限的存在,OK,中国文化其实也是如此,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比如说东南西北春夏秋冬这四象结构可以来理解一个文化的重要特征,比如说我们过去讲中国文化,刚才讲了中国文化曾经一度是孔子的儒学为代表,它构成了中国文化的精神特征,而且我们对孔子的赞美是无以复加,认为孔子是三代集大成者,而且认为孔子是一个圣人,甚至有人说天不生仲尼 万古如长夜,也就是说孔子你生了孔子内部,你就发现孔子是全部的世界,所以为什么很多儒生只愿意读《论语》,他觉得读完《论语》等于拥有了全部世界。但是从易经的逻辑看是不对的,为什么不对?闭上眼睛,孔子是全部的时间和空间,但是孔子睁开眼睛,来了一个人,孟子,孔子就不是全部的世界,孟子来了,他要分享一个世界的维度,按我们的研究,孔子就必须退居成为时空的一个维度,孔子退到哪儿去了,退到东方,退到春天去了,孟子到了西方,到了秋天。所以孟子要讲义,孔子要讲仁,仁是属于东方的,义是属于西方的,这是很有意思。这是要跟大家交代的一件事情,中国过去讲过,用易经的方式测定时空之后,中国人就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时间和空间当中,所以《左传》里一句话,叫万物之聚散都在春秋,你们不要想到自己是一个自由的,是一个超脱的,所有的东西,世界上万事万物,一切最为抽象的概念都有时间和空间属性。

刚才我们讲虽然我们站在孔子内部看,孔子具有全部时间和空间属性,但是只要孟子来了,孔子的时间属性只是成为时间的一个维度,就是成了春天,然后孟子成了秋天。孔孟之道它就是全部的时空。但是我们都知道,孔孟之道并不是中国人研究或者说升发言说的唯一的一个思想,一个精神知觉,因为还有老子过来了,还有墨子过来了,老子的道家占了纬度大点,他占了南方和北方两个空间纬度,占据了夏天和冬天两个时间纬度。所以道教文化一直是研究南北问题,研究夏天和冬天问题,所以你们要看道家,他一直要讲水火问题,刚才我们讲了水与火,水与火在时间和空间当中,他其实在南方和北方,夏天和冬天,墨子来了,墨子占据了西方和秋天这个纬度,这就是中国时空的完整,也就是说在春秋战国时代,因为我们有这么多先秦诸子,他们都把中国人的时空观都夯实了,都扩展了,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春秋战国之后,墨子这个学派他被上层士大夫和统治者干掉了,或者大家对墨子忽略掉了,这当然跟墨子本身的学说和他的牺牲,他有一个重大的牺牲,就是他的精华在战国年间有一次大规模的损伤,所以墨子学问在中国失掉了,但是你们知道墨子一丢,中国人的时空纬度少了一个纬度,少了一个西方纬度,少了一个秋天的纬度,所以中国人的时空是不完整的。

所以到了公元二年,中国的皇帝大概是汉章帝就已经梦到了说西方好像也有圣人,不仅仅中国有圣人,西方也有圣人,所以从汉代开始,中国的那些有识之士就开始向西求法,他认为除了中国本身的那些老子、孔子这些大家在言说精神世界以外,西方肯定也有人在言说,所以他们向西求法,求来了印度的佛法,而且为了求印度的精神资源或者求西方的时间、空间的精神资源,中国人在南北朝时代,甚至上演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事情,那些事情你们看历史会看得很多,其中有一个故事更有意思,是苻坚在淝水大战前夕,还派他的大将兵取西凉,去灭掉一个国家,为什么?灭掉那个国家之后,取得鸠摩罗什这位佛学大师,他为了要取得一种精神资源,甚至要去灭掉一个国家。也可以看出中国这个民族文化是需要寻找思想资源的时候,他是有向外的冲动,去寻找的冲动,就像我们刚才说这几十年来,中国人和中国这个国家有向世界性回归的冲动一样,他不能再闭关锁国。

我们回到刚才来讲的,中国人从西方求来的印度佛法,但是印度佛法在真正的时间这个维度当中,它其实算夏天这个维度,所以你们看佛法一个重要的词跟夏天一个味觉特征是一样的,就是苦,苦行,人生四大皆苦,这是佛法的讲法,它其实跟夏天的味觉是一样的,所以它的时间维度在夏天,它的空间维度在南方,印度半岛本来在北半球的南方,你也可以说是一个巧合。但是中国人取得了印度佛法之后,印度文化或者佛教文化跟中国的文化相互集荡,融合上千年,到了唐宋就成了中国文化一个非常有机的组成部分,所以后来叫儒释道三家并列,鼎足而立,它构成了中国人精神时空的完整,而且我们都知道儒教,虽然现在很多人说它还是印度,那是不了解历史,更不了解中国的精神演变史,特别在唐代的中晚期之后,禅宗已经完成了中国的本土文化,所以儒释道构成了中国人的精神时空,它支持了中国人上千年之久,而且到了宋代,让中国甚至产生了科技高峰,宋代人是中国人的科技,也是人文的高峰,但是我们都知道儒释道构成时空还是不完整的,因为刚才我们讲了儒家在东方,佛家在南方,道家在北方,所以中国这个时空如果在宋代看的话,还是缺西方这个维度,所以中国人因为时空不完整,所以它对世界的探索也会越来越衰败下去,越来越不够。

比如说中国从元代开始,看天象就看不准了,你们要看元代、明代、清代中国人的天文观象,比如中国钦天监的官员基本都请的西方人,也就是中国人精神时空里还是缺西方这个维度,所以中国人还是请西方人进来,来参与中国人的精神演进,这个精神演进也是对物质世界极大的支撑,没有这个精神时空的完整性,物质世界或者现实层面的世界,它就是不完整,就是破碎的,用我们现在的话就是闭关锁国,就是一个局部的封闭的,所以你们看南怀仁,看利玛窦,看这些西方人后来都做了中国钦天监的官员,帮中国人修订立法,当然到了1792年,到了1840年,西方大规模地进入中国,所以到现在为止,中国的西方化过程还没有完成。只有到这个时候,中国人的时间、空间才是够完整的,也就是说你内心里只有接纳了这些文化,你的精神的时空才是完整的,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这个概念,假如说我们明明知道有阿拉伯文化,明明知道有基督教文明,如果我们说那些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出去看他们,我们不去了解他们,我们也不去跟他们打交道,我们只去让我们自己,让我们的孩子来读一本《论语》,来读《四书》,那么我们肯定可以说这个人是遗老遗少,这个人在当下的时空中,他是破碎的,他的时空是坍塌掉了,他只占据时空的一个维度,他不具备时空的完整。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讲,从易经对中国时空划分的角度来讲,我们中国人的精神时空还在不断地往前演进,所以有人开个玩笑,我觉得也是事实,就说即使孔子生在当下的中国,他可能也会穿上西装,穿上皮鞋,打上领带去学英语,周游列国,他也去英国、美国,那才是真正的孔子。这才是构成中国人时空的完整,而不是说像我们理解的,一些人理解的中国文化那样,固步自封在自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中国文化他它其实也不是文本意义上的经典,它其实跟我们的实践,跟我们的现象,跟我们的社会息息相关,所以我们说知行,倾听世界的无限可能,也是让大家理解我们跟我们的世界究竟它有哪些内容,我们是否接近了这个世界,或者说回归了,是否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每个人在人生的百年当中,都要经历这些不同的文化,其实也是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你只有去经历了它们,你才能够理解,你才能够会有一种安顿,就是你的生命才能得到某种安顿,这也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想讲的话虽然很多,但是也可能只能到这为止了,谢谢大家!

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演讲的一个题目是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易经与中国人的时空观。说到世界这个词,今年大家注意到没有,网上有一个很有名的话对世界有一个说法,这个话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大家可能都听说了。但是我们从这句话里面可以看出我们中国人对世界的理解是更限于地理空间层言,所以叫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前不久我也遇到一个朋友,也提到世界这个词,这个朋友是恩施地区一个青年作家,他跟我讲他读高中的时候,曾经读了我一篇文章,那篇文章让他觉得他没有必要一辈子在恩施大山里面待着,而是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这个故事里面的关键词世界,也是指一个地理空间,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对世界这个词的偏好,但是实际上世界不仅仅指空间,你们应该知道世是指时间,界才是指空间。所以我们与世界的距离,不仅仅是指地理空间而言,还指时间而言,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我们与世界的距离,其实是我们跟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当然我们很多人一辈子是活在地理空间的一个感觉里面,所以他觉得他跟世界有距离,他一定要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比如说中国人说,我一定要去美国待一待,去英国待一待,去法国待一待,他认为到哪些地方才算是看了世界,这只是说他其实对世界的一种理解,但是我们刚才讲了世界还是指时间层面,所以对于那些历史迷的,那些史迷的读者来讲或者历史读者来讲,他们读远古的历史也是要去亲近这个世界,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不应该去有所偏废,而应该把我们人生的触觉能够延伸到无限的时间和无限的空间当中去,而在这方面,中国人的时空观,特别是易经的时空观,它是对这个世界有一种非常恰当的理解,所以我今天特别想跟大家汇报一下我这些年对中国人时空观的研究。

说到这个世界,其实中国文化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但是被我们忘掉了,可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用而不知的世界里,比如我们住在北京的这些朋友,我们都应该知道北京其实有四个坛,叫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天地日月其实就是中国人的时空观的体现一个建筑的体现,天地它的方位是南方和北方……

很多人对这张也有一种想当然,他认为这代表一种落后的,糟糕的,糟粕的东西,代表一种不科学的东西,但实际上我们再换下一张,里可以看到这张有标准时,日晷时和修正值,你会知道这个他其实是很科学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中国人的日晷对时间划分经验的理解,但实际上他是很科学的,在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文化不仅仅是平常一想到东方文化就是孔孟之道,就想到三从四德,仁义礼智信,想到读经,这是洗脑的东西,而中国文化跟这些东西,跟我们说的天地日月四坛,跟时间和空间是息息相关的,他背后有一套非常科学的逻辑,这是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


诗人思想家、学者、自由作家。《易经》研究专家,多次入选年度华人百名公共知识分子,被称为“当代中国最富有思想冲击力、最具有历史使命感和知识分子气质的思想者之一”。

查看文字稿

余世存:大家好,今天下午很有幸跟大家分享我这几年的读书心得,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易经与中国人的时空观。说到世界,大家都知道今年网上有一个很流行的一句话,叫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从这句话可以看得出来大家对世界是非常有向往之情的,所以都要去看世界。而且前几年,我们都知道中国社会有一个很流行的一句话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为什么世界这么让我们心向往之,让我们这么急于想追慕这个东西,想获得它的承认,想成为世界的。当我们说一个人,这个人  他不是世界性的,那么我们可能会明白这个人他是地域的,是局部的,甚至是非常有限的,他不是世界性的,所以世界对我们构成莫大的魅力甚至是诱惑,让我们一生去追逐他,让我们不仅仅成为世界的一个部分,而且要成为世界本身。我觉得这是东西方文明共有的特征,要让自己,要让生命个体成为世界性的,所以我们说在目前这样一个社会里面,包括中国的改革开放,它其实都是要使自己的民族,使自己的国家,使自己的人民成为具有世界性的。

说到世界,我还想到一个故事,就是前几天,我遇到一个青年作家,是我们湖北恩施地区的青年作家,他见到我,很开心地跟我说,说他高中的时候,读到了我一篇文章,从那个时候他觉得还是可以离开恩施那个大山,到世界上去看看,没有读到我那篇文章之前,他就觉得在恩施那个地方,可以安逸地去渡过一生,但是因为读到一篇文章,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魅力的,还是需要去寻找的,这其实是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当然我们从刚才的故事当中,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并不是全面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经常说,要去看世界,我们其实是把世界限定在地理空间层面,我们要说去看世界,是指我们有没有出国旅行,有没有去过美国,有没有去过新西兰,我们把这个当世界了。就像中国人,有的人说我这辈子还没到过北京,所以我一定到北京,如果你们坐火车,你们会经常看到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第一次到北京那种人的兴奋劲,他认为进入了世界的中心,这其实是把世界狭隘化了,当做地理空间名词,但世界上世界不仅仅是地理空间名词,它更重要的第一个是其实是指时间,后面的界才指得的是空间,所以关于世界,我们跟世界的距离其实就是我们跟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我们有没有这种距离,假如说我们的距离很大的话,那也很麻烦了,比如说有的老北京人,他一辈子是没有出过胡同,没有出过北京的胡同,我们肯定不能说北京的老大爷他是具备世界眼光的人,因为他的生活太局部了,就是在对空间而言,他是一个局部性的存在,那么对于时间长河而言,比如我们今年是2015年10月17号,这是一个有限的存在,这是一个时间尺度,我们还有过去,还有未来,我们只有拥有全部的时间和空间,我们才能成为世界性的。但是很有意思,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让大家想到怎么立刻成为世界性的,就是大家把眼睛闭上,你马上就知道自己是世界。所以每个人,东西方的文化都要求人去入境,入境就是你要闭目养神,当你把眼睛闭上的时候,你就发现你成为全部的时间和空间,所以东西方的高僧大德,他要讲禅定讲禅修,因为他在禅修禅定状态中,他成为世界性。这不仅仅是我们说的修行人,像儒家文化,它其实也是如此。

宋代的一个大儒叫陆象山,他说过一句话,他说“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这样又涉及一个名词叫“宇宙”,宇宙它其实是世界的另外一个代名词,也就是说什么叫世界?我的心就是世界,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所以你只要认真地观察自己的内心,就像苏格拉底说的,认识你自己,你就成为世界性的,这是一个世界。世界在中国人词汇里还等同于天下,所以《道德经》还讲过一句话,不出户知天下,中国传统人还讲了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也就是说一个不出门的人仍然可以成为世界性的,仍然具有世界眼光,这是中国文化对世界的精到的理解,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这才是我们中国文化,我认为一个最深刻的地方,而不是说我们一谈到中国文化就是孔孟之道,就是四书五经,就是去倡导国学,那个其实在这个时代,在某种意义上,那个相当于是洗脑,而我们都知道在发达国家,强迫孩子去洗脑,是犯法的事情,你不能强迫自己的孩子去选择某种宗教信仰,你应该教给他自己,这应该也是我们对中国文化最善意的理解,而不是说把中国文化局限在孔孟之道上。

在这个意义上,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易经与中国人时空观,是想给大家提示另外一种中国文化,这可能才是我们真正的中国文化,为什么呢?因为孔孟之道,大家都知道它最多只有2500年的历史,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国文化,中国文明有五六千年的历史,所以如果仅仅把孔孟之道当做中国文化的话,你相当于把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明拦腰斩断了一半,那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或者不是全部的中国文化,那只是有限的,我们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是真正的中国文化他对世界的理解,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比如说这张,虽然你们很多人看到这张,无动于衷,甚至有人看到这张,还认为它是落后的,封建糟粕,是那种东西,是一种很落后的东西。

。 

(1)这个在故宫里面你们可能都看到过,这在古代叫日晷,这就是测定时间的,你们不要看作这个像很落后的东西,但是你们要想到在我们四五千年前,甚至在没有广播,没有手表,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的时候,比如说农村的某些地方,如果你不知道时间的话,那很麻烦,但是如果有这个东西或者你会运用这个东西,你就会知道时间,这个叫日晷。我们看着很落后,但是我们要打开,再看到另一页,你就看到它其实很科学的。(2)它有标准时,等于日晷时加修正值,你看到这个东西,你就自然知道,如果用现代数学化管理,现在可能是下午四点一刻,但是如果你按这个里面来看的话,可能是下午酉时一刻,这其实是中国人对时间的测定。当然我们推得更早的话,比如说在三四千年前,我们没有工具,甚至没有铁器,当然更没有现在的广播、手表、手机,没有这些东西,我们怎么知道时间?中国人用的办法就是“立竿见影”,这是一个成语,(3)但是这个成语很有意思,就是竖一根杆子,我们就能看到太阳的影子,用这个东西来测定时间,而且我们能测定出一年究竟有多少天,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比如说我们竖了一根杆子,今天测了一根阴线,这个阴线的长度是多少,我们画下来,明天我们又测了一根阴线,这样的话,我们从阴线最长的时间,你们知不知道阴线最长的时间是哪一天?冬至,太阳到了南回归线的时候,它照到北半球的那根阴线是最长的,这根阴线是冬至,从最长的一根线到下一个最长的线,也就是一个冬至到下一个冬至这个区间的刻度大概有366或者364,最后中国人精确到365.25,这是一年的时间。这是中国人测定的,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但是很有意思,你们可以看得出来,中国的太极就是这么来的。

我们通过一个很笨的办法,把时间测定出来,但是后来的人们反而把它妖魔化,竖一根杆子测太阳的阴线,这个形象化的字是什么字?占卜的卜字,但是从孔夫子以来的中国那些士大夫,中国的精英阶层基本都把占卜的卜妖魔化了,甚至污名化了,他们认为占卜就是拿着乌龟壳,拿着牛的骨头钻一钻或者用火烧一烧,看上面的裂纹,看对自己好不好,有没有吉,有没有凶,这是占卜的卜。当然我们说中国过去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时代,但是从中国文化的角度,中国文化之所以能够延续五六千年,就在于它既是经验的,也是科学的,就是因为占卜它是非常符合我们说的事实,符合自然的逻辑,也就是说占卜的卜它不是在那瞎算,而是在那精确地预算我们的时间。这是占卜的卜字。

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测定时间之后,我们在这个方式当中,还发现了很多道理,比如说我们把一年从上一个冬至到下一个冬至中间,我们开始要划分了,划分成什么样子,就是这个,当诸位在一个深山老林里迷了路,也迷失了方位,也迷失了时间的时候,你通过刚才占卜的方式你能测定时间,而且你如果在那生活三年,五年,十年的时候,你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精确地计算出你的时间,而且这个时间是跟文明社会的时间是一样的,这其实是中国文化很有意思的地方。我们说不知道时间的时候,中国文化把它叫无极,本无极出现了,比如365天出现了,我们就叫太极,太极就是太阳回归年,比如太阳从北回归线到南回归线,再到北回归线,这么一个回归年,我们把它叫太极,这就是365天,太极要分两仪,就是上半年下半年,中国人又用了一个很简便的办法,因为我们上半年觉得气温是越来越高,所以我们用一根线来代表它,下半年是气温越来越低,我们就用两根小短横来代替它,所以叫阳爻和阴爻,这就是阴阳两仪,我们继续划分,就是两仪要生四象,就是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就是我们说的春夏秋冬,就是我们说的冬至夏至,还有春分秋分,四大节气,这就是四象,还有四象要生八卦,八卦就是中国的八卦,这八卦还是用阴阳符号来讲的话,就是全部是阴阳符号,你们也可以看到这里面有,但是这八卦,中国人给它有一个形象的命名,从冬至到立春是震雷卦,从立春到春分是离火卦,从春分到立夏是兑卦,从立夏到夏至是乾卦,后面是巽风卦,坎水卦、艮山卦和坤卦,这是中国的大八卦,这个大八卦就把一年分成了8份,8份其实在24节气里正好是占中间的8节,就是老百姓经常讲的一年是四时八节。

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其实中国的易经或者这套测定时间和空间的方式,它诞生了中国文化,(4)这个坎是水的意思,把坎的阴阳符号立起来,就是水字,火字也是,你看它两个长横,中间是一个阴爻,我们把它立起来就是火字,这是水火卦,我们中国的文字有一大部分是来自于易经的八卦,这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所以有的专家曾经想做这样的努力,想把中国的上万个文字,想用八卦的类别来分,分成刚才说的水卦,做成字根的字,火卦做成字根的字,还有坤卦做成字根的字,这可以找很多,大概有几千个例子。当然还有很多,我经常跟大家讲的需要的需,它其实也是从易经的卦象里来的,需卦是5月中旬的时空,那个时候农作物是需要雨水来补给,所以那个时候农民是需要等着天上降雨,所以雨在天上叫水天需,也就是雨水在天上,这个形象其实就是需要的需,你们看到需字上面是一个雨水的雨,下面是一个而字,“而”字是一个变形,是三横乾天卦的变形,变形成一个而字,这是需要的需。还可以给大家举个例子,过几天就是蹇卦时空,蹇卦时空很有意思,叫水山蹇,就是水在上面,就不是在用雨来表示,而是用寒冷的寒在表示,它在春秋季节了,山字用足,用脚步来表示,上面一个寒字,下面一个足,这是蹇卦(音),所以你们一看这个字,就知道水山蹇卦不是很好的卦,它表明人行走很困难,表明人走步寸步难行,所以这个蹇卦,当然我们也可以说这个蹇卦出生的人可能是劳碌命,这其实也是很有意思,中国人把时间、空间跟人的生命状态是打通了,。

当然这不仅是中国深的特征,我后来查过,如果你们看我的《大时间》那本书也可以看得出来,简卦出生的人,他在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一个什么日子里,在世界骨质疏松人,也就是简卦出生的人,会有关节骨质疏松的问题,这是题外话。

我只是想跟大家报告一下,时间、空间,了解时间和空间,对我们个人有什么样的帮助,它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我们古人会说不出户知天下或者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是因为他它把时间和空间放在自己身上来了,放在自己内心里面来,这样的话,它自己就拥有全部的时间和空间,他自然知道时间空间有什么样的遇合。比如我们中国人讲算命,一般讲吉和凶,这个吉和凶一般人会很嘲笑,但是如果我们从经验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的话,它其实非常有道理,比如在春天的时候,我们如果往北方走,肯定是不太好的,因为春天的时候,北方它还是冰天雪地,还有残冬残雪,这个时候对你的生活,对你的工作都有不好的地方,所以在春天人的出行,北方就是一个不吉利的方位,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那么在南方怎么办呢?到了夏天,可能也不是很好,南方到了夏天,它就是一个酷热阶段,所以中国人把夏天特别是把南方的夏天叫苦夏,他是认为很苦的。对于南方人来讲,夏天也是不太好的,这是时间和空间吉凶好坏,这是一个大的概念。但世界上这个大的时空概念其实是也能够影响我们自己的小小的时空,千万不要看着我们人是自由的,我们人跟时间、空间没有联系,我经常开玩笑说,了解中国文化就知道每个人的生命存在都跟时间、空间有最深刻的联系,其实现代的那些理工男,包括那些搞网络的人,他们懂得多维时空的人,懂得高维时空的人,看易经特别有感悟,特别能够了解。就是因为我们虽然处在当下三维时空里面,但是其实还有多维时空跟我们在发生碰撞,在交流。。

所以你们要看到为什么在大城市那些得抑郁症的人,得烦燥症的人会很多,是因为他的时空错位,他处于的时间,或者他身置的空间,他住的地方可能对他不一定合适。他如果在农村,比如在中国传统农耕文化里,他如果知道这个时空方位的话,他马上能够理解,哪个方位对我比较好,哪个时间段出行对我比较吉利,那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很可惜,因为我们忘掉了中国文化的基础,所以我们对时间和空间已经失掉了感觉。

我刚才讲的用卜算的方式,占卜是精确的计算,在计算时间,其实还可以得一个证据,东西方文化在几千年前都在这么做,这个东西,(6)大家看到这个东西其实是4700年前山西陶寺的一个遗址,现在被称为陶寺观象台,当然这是一个复原的东西。你们看到复原这个东西,(7)大概有11道缝,也就是说太阳每走一个月,它会从一个缝里面,非常笔直地射出光来,这其实是中国人在测时间,我们从这个例子还可以发现中国文化很多东西,比如中国的中字就这么来的,它其实也是对时间的测定,它有这层含义。我们看到这道缝里放出光来,这很有意思,你们可能不知道中国的尧舜禹汤,还有文王周公,这是中国三王五帝很有名的胜者,我们从这个例子当中可以了解,不一定存在这些具体的人,比如说尧,陶寺的观象台其实是尧帝那个时代的,但是尧帝有一个字号叫放勋,就是放出光芒,我们可以看出尧帝部落是测定时间一个很优秀的部落,我们现在可以看出中国的《尚书》里面,尧帝那个时代已经测定一年是366天,当然这个不太精确,但是他已经测定出来一年是366天了。这是东方测定时间留下来的遗址。

这是西方的,4100年前,英国的索尔斯伯里(音)的一个巨石阵,这个巨石阵,大家以前根本不了解这个巨石阵是干嘛的,而且每块石头都重达50吨以上,而且都不知道古人怎么堆上去的,到了上个世纪终于有人破译巨石阵的用途,他们也是用来测定时间的。那个我没有放上来,大概是冬至的时候,太阳光好像从巨石阵的中间有一道笔直的缝一直射过去,正好把那道缝添满,这类例子非常多,包括玛雅文化,玛雅文化还有一个是什么?是一个陡形的,就是从一个高台上到下来,是一条蛇的形象,好像只有到了特定的日子,我忘了是冬至还是夏至那一天黄昏时候,当太阳光打在高台的时候,那条蛇就披上了金黄的色彩,就像金蛇一样,古人的智慧很有意思。

这个是根据我的书《大时间》拟定的中国人过去的挂历,(9)刚才我讲了我们对古人有很多的不切实际的想象,比如占卜的卜字,比如八卦的卦字,64卦的卦字,卦字其实也是一个精确的计算,卦字右边是一个卜,左边是两个土,两个土叫土晷,过去叫土圭尺,也就是把尺子放在地面上,竖根杆子来测太阳的阴线,我们可以量出阴线的长短,这个才是卦,而且中国人的挂历其实不是我们现在用的挂历,应该是八卦的卦,是卦历,我这个大时间挂历是64卦的小时空都在上面,冬至之后,其实就是复卦,复字就是太阳又回来了,复字中间有一个日,每到这个时候日光又回来了,这是复的意思,复有很多词汇,其中有一个重要的词汇叫光复,太阳光复回来了,太阳光从南回归线回到北半球,这是复卦,复卦之后就是颐卦,颐卦就是元旦前后几天的那个时空,如果我们给人算卦的话很容易算类似这样的卦,如果你的朋友,你给他打卦打出颐字的话,可以断定可能明天中午或者后天中午有人请你吃饭,这是很精准的一个判断,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个概率事件,这个概率事件很有意思,为什么呢?因为颐卦在复卦之后,中国人讲冬至大于年,所以冬至之后是要庆祝的,庆祝的期间,中国人是要请客吃饭,而且复卦有一句话叫出入无疾,朋来无咎,这个时候在复卦之后,冬至之后你看朋友圈都在提醒你,这个时候要注意养生,出入无疾,不要得病,也不要走路太快,出入无疾,朋来无咎,朋就是货币,红包,这个时候别人送你红包,你不算受贿。到现在为止,中国人从冬至开始到春节这段时间,给大家互相送礼都是心安理得地拿在手里,他们平时你送红包,他肯定说这个人是不是要给我行贿或者贿赂我,或者找我有事,这个时候不敢拿红包。但是我们可以看出从复卦这个例子看出,几千年来中国人都是如此生活的,因为我们要庆祝,所以我们在颐卦的时候,会大吃大喝,就是元旦前后大家都会有吃喝的机会,所以颐卦是提醒你要注意养生,要颐养天年。占到颐卦的人,你可以判定他会有口福,最近期间会有口福,这是我们说的中国人对时空的理解。

但是这个东西它有什么意义?除了我的《大时间》给大家贡献了这么一幅挂历之外,中国人的时空观还有什么意义没有?就是我今天特别想跟大家分享的最后一个内容,我们跟世界的距离是怎么产生的?我们怎么才能拉近我们跟世界的距离,或者我们怎么才能成为世界性的。这个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了,这个很有意思,这个就是中国的太极,(11)但是很可惜很多中国人不了解太极是怎么来的,你们可以判断出来这个太极是把二十四节气太阳的阴线都放在一张原上了,这张原它不仅仅是一个空间途径,它其实还是时间象,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中国人用太极来表明了一个时空,五这个东西大概只有现代物理学才能够理解它的高妙之处,因为现代物理学如果用哈勃望远镜拍宇宙的象的话,我们以为那是空间,错了,那里面也是时间,因为他拍了宇宙某个星团那个星座,它其实还是再一个运动状态里边,所以我们说现代物理学跟中国的易经是可通的,可以对话做交流的,一张平面纸上,中国人已经放入了时间,放入了一种运动状态,这个运动状态,我们说这个时空其实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与世界的距离,其实就看我们是否在这张上,能够同情地理解全部的途径。 

这个四象结构就是我跟很多朋友讲过,它其实构成了我们时空最坚实的基础,也就是我们很多人可能把世界一分为二,比如你把时空分成时间和空间,还有一分为三的,比如说印度文化,比如说中国的南方,比如说云南、贵州那带,把时间,把一年分成三部分,印度文化把一个白天分成三部分,还有一分为五,但是对于东西方文明来讲,或者对人类的经验来讲,可能最适度的分法是一分为四,就是我们说的东南西北和春夏秋冬,这是我们关于中国人的时空观,这个时空观特别有意思,它其实在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建筑里面都能体现,比如说一个城市的布局,我们在北京,我们都知道北京其实有四个坛特别重要,现在它跟我们没有关系了,它已经成为我们连背景都不是,但是在王朝时代,在古典中国时代,这四个坛特别重要,就是南边的天坛,崇文门附近的天坛,安定门附近的地坛,还有阜成门附近的月坛,建国门附近的日坛,天地日月四坛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一个时空景布局在那,这其实就是中国人的时空观。

为什么要提到这个概念,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怎么跟这些发生关系呢?我们刚才讲了我们把眼睛闭上就是全部的时空,我们把眼睛睁开就是局部的存在,我们就是有限的存在,OK,中国文化其实也是如此,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比如说东南西北春夏秋冬这四象结构可以来理解一个文化的重要特征,比如说我们过去讲中国文化,刚才讲了中国文化曾经一度是孔子的儒学为代表,它构成了中国文化的精神特征,而且我们对孔子的赞美是无以复加,认为孔子是三代集大成者,而且认为孔子是一个圣人,甚至有人说天不生仲尼 万古如长夜,也就是说孔子你生了孔子内部,你就发现孔子是全部的世界,所以为什么很多儒生只愿意读《论语》,他觉得读完《论语》等于拥有了全部世界。但是从易经的逻辑看是不对的,为什么不对?闭上眼睛,孔子是全部的时间和空间,但是孔子睁开眼睛,来了一个人,孟子,孔子就不是全部的世界,孟子来了,他要分享一个世界的维度,按我们的研究,孔子就必须退居成为时空的一个维度,孔子退到哪儿去了,退到东方,退到春天去了,孟子到了西方,到了秋天。所以孟子要讲义,孔子要讲仁,仁是属于东方的,义是属于西方的,这是很有意思。这是要跟大家交代的一件事情,中国过去讲过,用易经的方式测定时空之后,中国人就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时间和空间当中,所以《左传》里一句话,叫万物之聚散都在春秋,你们不要想到自己是一个自由的,是一个超脱的,所有的东西,世界上万事万物,一切最为抽象的概念都有时间和空间属性。

刚才我们讲虽然我们站在孔子内部看,孔子具有全部时间和空间属性,但是只要孟子来了,孔子的时间属性只是成为时间的一个维度,就是成了春天,然后孟子成了秋天。孔孟之道它就是全部的时空。但是我们都知道,孔孟之道并不是中国人研究或者说升发言说的唯一的一个思想,一个精神知觉,因为还有老子过来了,还有墨子过来了,老子的道家占了纬度大点,他占了南方和北方两个空间纬度,占据了夏天和冬天两个时间纬度。所以道教文化一直是研究南北问题,研究夏天和冬天问题,所以你们要看道家,他一直要讲水火问题,刚才我们讲了水与火,水与火在时间和空间当中,他其实在南方和北方,夏天和冬天,墨子来了,墨子占据了西方和秋天这个纬度,这就是中国时空的完整,也就是说在春秋战国时代,因为我们有这么多先秦诸子,他们都把中国人的时空观都夯实了,都扩展了,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春秋战国之后,墨子这个学派他被上层士大夫和统治者干掉了,或者大家对墨子忽略掉了,这当然跟墨子本身的学说和他的牺牲,他有一个重大的牺牲,就是他的精华在战国年间有一次大规模的损伤,所以墨子学问在中国失掉了,但是你们知道墨子一丢,中国人的时空纬度少了一个纬度,少了一个西方纬度,少了一个秋天的纬度,所以中国人的时空是不完整的。

所以到了公元二年,中国的皇帝大概是汉章帝就已经梦到了说西方好像也有圣人,不仅仅中国有圣人,西方也有圣人,所以从汉代开始,中国的那些有识之士就开始向西求法,他认为除了中国本身的那些老子、孔子这些大家在言说精神世界以外,西方肯定也有人在言说,所以他们向西求法,求来了印度的佛法,而且为了求印度的精神资源或者求西方的时间、空间的精神资源,中国人在南北朝时代,甚至上演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事情,那些事情你们看历史会看得很多,其中有一个故事更有意思,是苻坚在淝水大战前夕,还派他的大将兵取西凉,去灭掉一个国家,为什么?灭掉那个国家之后,取得鸠摩罗什这位佛学大师,他为了要取得一种精神资源,甚至要去灭掉一个国家。也可以看出中国这个民族文化是需要寻找思想资源的时候,他是有向外的冲动,去寻找的冲动,就像我们刚才说这几十年来,中国人和中国这个国家有向世界性回归的冲动一样,他不能再闭关锁国。

我们回到刚才来讲的,中国人从西方求来的印度佛法,但是印度佛法在真正的时间这个维度当中,它其实算夏天这个维度,所以你们看佛法一个重要的词跟夏天一个味觉特征是一样的,就是苦,苦行,人生四大皆苦,这是佛法的讲法,它其实跟夏天的味觉是一样的,所以它的时间维度在夏天,它的空间维度在南方,印度半岛本来在北半球的南方,你也可以说是一个巧合。但是中国人取得了印度佛法之后,印度文化或者佛教文化跟中国的文化相互集荡,融合上千年,到了唐宋就成了中国文化一个非常有机的组成部分,所以后来叫儒释道三家并列,鼎足而立,它构成了中国人精神时空的完整,而且我们都知道儒教,虽然现在很多人说它还是印度,那是不了解历史,更不了解中国的精神演变史,特别在唐代的中晚期之后,禅宗已经完成了中国的本土文化,所以儒释道构成了中国人的精神时空,它支持了中国人上千年之久,而且到了宋代,让中国甚至产生了科技高峰,宋代人是中国人的科技,也是人文的高峰,但是我们都知道儒释道构成时空还是不完整的,因为刚才我们讲了儒家在东方,佛家在南方,道家在北方,所以中国这个时空如果在宋代看的话,还是缺西方这个维度,所以中国人因为时空不完整,所以它对世界的探索也会越来越衰败下去,越来越不够。

比如说中国从元代开始,看天象就看不准了,你们要看元代、明代、清代中国人的天文观象,比如中国钦天监的官员基本都请的西方人,也就是中国人精神时空里还是缺西方这个维度,所以中国人还是请西方人进来,来参与中国人的精神演进,这个精神演进也是对物质世界极大的支撑,没有这个精神时空的完整性,物质世界或者现实层面的世界,它就是不完整,就是破碎的,用我们现在的话就是闭关锁国,就是一个局部的封闭的,所以你们看南怀仁,看利玛窦,看这些西方人后来都做了中国钦天监的官员,帮中国人修订立法,当然到了1792年,到了1840年,西方大规模地进入中国,所以到现在为止,中国的西方化过程还没有完成。只有到这个时候,中国人的时间、空间才是够完整的,也就是说你内心里只有接纳了这些文化,你的精神的时空才是完整的,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这个概念,假如说我们明明知道有阿拉伯文化,明明知道有基督教文明,如果我们说那些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出去看他们,我们不去了解他们,我们也不去跟他们打交道,我们只去让我们自己,让我们的孩子来读一本《论语》,来读《四书》,那么我们肯定可以说这个人是遗老遗少,这个人在当下的时空中,他是破碎的,他的时空是坍塌掉了,他只占据时空的一个维度,他不具备时空的完整。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讲,从易经对中国时空划分的角度来讲,我们中国人的精神时空还在不断地往前演进,所以有人开个玩笑,我觉得也是事实,就说即使孔子生在当下的中国,他可能也会穿上西装,穿上皮鞋,打上领带去学英语,周游列国,他也去英国、美国,那才是真正的孔子。这才是构成中国人时空的完整,而不是说像我们理解的,一些人理解的中国文化那样,固步自封在自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中国文化他它其实也不是文本意义上的经典,它其实跟我们的实践,跟我们的现象,跟我们的社会息息相关,所以我们说知行,倾听世界的无限可能,也是让大家理解我们跟我们的世界究竟它有哪些内容,我们是否接近了这个世界,或者说回归了,是否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每个人在人生的百年当中,都要经历这些不同的文化,其实也是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你只有去经历了它们,你才能够理解,你才能够会有一种安顿,就是你的生命才能得到某种安顿,这也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想讲的话虽然很多,但是也可能只能到这为止了,谢谢大家!

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演讲的一个题目是我们与世界的距离,易经与中国人的时空观。说到世界这个词,今年大家注意到没有,网上有一个很有名的话对世界有一个说法,这个话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大家可能都听说了。但是我们从这句话里面可以看出我们中国人对世界的理解是更限于地理空间层言,所以叫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前不久我也遇到一个朋友,也提到世界这个词,这个朋友是恩施地区一个青年作家,他跟我讲他读高中的时候,曾经读了我一篇文章,那篇文章让他觉得他没有必要一辈子在恩施大山里面待着,而是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这个故事里面的关键词世界,也是指一个地理空间,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对世界这个词的偏好,但是实际上世界不仅仅指空间,你们应该知道世是指时间,界才是指空间。所以我们与世界的距离,不仅仅是指地理空间而言,还指时间而言,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我们与世界的距离,其实是我们跟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当然我们很多人一辈子是活在地理空间的一个感觉里面,所以他觉得他跟世界有距离,他一定要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比如说中国人说,我一定要去美国待一待,去英国待一待,去法国待一待,他认为到哪些地方才算是看了世界,这只是说他其实对世界的一种理解,但是我们刚才讲了世界还是指时间层面,所以对于那些历史迷的,那些史迷的读者来讲或者历史读者来讲,他们读远古的历史也是要去亲近这个世界,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不应该去有所偏废,而应该把我们人生的触觉能够延伸到无限的时间和无限的空间当中去,而在这方面,中国人的时空观,特别是易经的时空观,它是对这个世界有一种非常恰当的理解,所以我今天特别想跟大家汇报一下我这些年对中国人时空观的研究。

说到这个世界,其实中国文化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但是被我们忘掉了,可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用而不知的世界里,比如我们住在北京的这些朋友,我们都应该知道北京其实有四个坛,叫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天地日月其实就是中国人的时空观的体现一个建筑的体现,天地它的方位是南方和北方……

很多人对这张也有一种想当然,他认为这代表一种落后的,糟糕的,糟粕的东西,代表一种不科学的东西,但实际上我们再换下一张,里可以看到这张有标准时,日晷时和修正值,你会知道这个他其实是很科学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中国人的日晷对时间划分经验的理解,但实际上他是很科学的,在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文化不仅仅是平常一想到东方文化就是孔孟之道,就想到三从四德,仁义礼智信,想到读经,这是洗脑的东西,而中国文化跟这些东西,跟我们说的天地日月四坛,跟时间和空间是息息相关的,他背后有一套非常科学的逻辑,这是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


因为孔孟之道,大家都知道它最多只有2500年的历史,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国文化,中国文明有五六千年的历史。所以如果仅仅把孔孟之道当做中国文化的话,你相当于把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明拦腰斩断了一半,那不是全部的中国文化。
用户协议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 售后服务于保修政策